'做音乐教师的妻子(8)'

  楚副校长哈哈大笑。

  “还有一样最稀缺的就是这个。”

  楚副校长看看我,“这是真正的虎鞭,泡了半年,今天跟学诚老弟分享。顺便也分享你“老楚看着小雯说道。

  “楚校长,你们还是喝酒吧“小雯有点心虚的急忙掩饰。

  “对啊,食色性也,先吃,后色。”

  楚副校长调侃道。

  我们酒过三杯,楚副校长说,小雯别忙了,一起过来喝杯酒吧!

  我心里知道老楚今天是准备在家里玩弄小雯的,就也招呼道,“不是外人,过来吧!”

  小雯笑盈盈的来了。

  楚副校长倒了一杯酒,说:“小雯,你也喝一杯吧““我不会,让学诚陪你吧“小雯推辞着。

  “那你什么时候陪呢,我刚才说了,食色,性也。吃的时候学诚陪,那下面的谁陪啊?”

  老楚调侃。

  “楚哥,净胡说“小雯侧了一下身子,用脚踢了一下老楚。

  “你一定得喝几杯,要不就让学诚陪我“老楚说。

  小雯强不过说:“学诚喝酒不行,上次就跟你喝的大醉,我就勉为其难吧“。我们三个人开始慢慢地喝着酒,酒意半醺。

  楚副校长和小雯在我面前打着情,骂着俏,而我在迷离中,似乎看一场电影。

  “你今天一定喝了这杯酒“、楚副校长说。

  “我已经喝多了“,小雯推辞着。

  “你要是不喝这杯酒就得陪睡!”

  楚副校长把杯子举到了小雯的面前,小雯急忙使眼色,手推辞着。

  楚副校长忽然把手绕到小雯的颈后,一把搂住了她。

  小雯惶急的看着我,挣扎着,满脸焦急,说:“楚哥,你醉了!”

  楚副校长一用力,小雯的脸贴在了楚副校长的身上,那杯酒洒出在小雯的胸前,顺着套装的领子流进了胸部。

  小雯惊叫一声,更急用力的挣扎。”

  学诚快帮忙,老楚醉了!”

  继续挣扎,剩下的酒洒在了老楚的裆部。

  楚副校长说:“我没醉,学诚已经知道我们的关系,你说是不?”

  我说:“是,小雯,你别既做婊子,又立牌坊了,今天就是他请我来的!你也别偷偷摸摸的了,以后你们就在家里玩,省着出去让人家看见,多不好意思啊”

    第二节

  小雯站在一下呆住了,一脸不知所措的样子,忽然满脸泪痕。

  “你哭什么,这样不是更好么?

  不但是现在,以后老楚也是想操就操你“我揶揄着。

  楚副校长再也抑制不住体内狂野的烈火,粗暴地一把从衣服上抓住了她的乳房,非常兴奋地用力地搓揉。

  “啊──“小雯对楚副校长突然的举动丝毫没有防备,尖叫著挣扎,可她的力气是那样微弱,一下就被搂在了怀里,一手挤压著她娇嫩的乳房,一手伸进了她的短裙口。

  “小雯,今天我就要在你老公面前办了你“楚副校长兽性的揉搓,一个个解开衬衫的衣扣,雪白娇嫩的乳房被紧紧包裹在三角形黑色胸罩里,露出了深深的乳沟,在暗红色的台灯下发出诱人的光泽。

  “楚哥,求你给我点面子,饶了我吧,到别的屋子去吧!”

  小雯哀求着。

  ““不,不要看!”

  小雯又望着我,小声地哭泣著。

  “好吧,“楚副校长一把拖住小雯的臀部,把小雯举了起来,向卧室走去。

  小雯在楚副校长的怀里,像一只等待屠宰的小羊,无助的抽泣着。

  他们向卧室走去。

  “关上门,求你了,不要,求你!”

  这种话只会加重楚副校长的欲火而已。

  “啊──“小雯不由惨叫著。

  卧室的门没有关,我好像在看一部A片一样看着这一切。

  小雯呗一把扔在了床上,楚副校长高大的身材覆盖在了小雯的身上。

  小雯还在啜泣著。忽然她的短裙从楚副校长的手里飞了出来。

  楚副校长把小雯的胸罩推倒了她的腋下,迫不及待地紧握住丰满的乳房,嘴里说着蛤蟆油就是有作用啊,原来我用手握小了点,你看现在它发育的,让你老公多帮你揉,就更大了!

  楚副校长已含住了小雯的乳头,用舌尖小心地拨弄粉红的乳晕,不顾一切地吮吸,小雯皱着眉不知发出的是呻吟还是痛苦说:“疼,轻点“。 “真敏感!”

  楚副校长低沈地吼叫。

  楚副校长坐在床上,把小雯拉起,小文的脸正好对着我的方向,无助的望着我,扭过头去。

  老楚顺势扯下了小雯下体的三角内裤,把它拉到了膝盖上。

  小雯阴户完全暴露在他的面前,老楚的手一把搂住了她的阴部用力的往起拉。

  小雯又是一声悲鸣。

  老楚紧紧压著小雯娇小的身体,扭动著屁股。小雯拼命地摇著头,躲避著嘴唇,老楚便亲吻起她雪白的喉咙,小雯还想挣扎,可再也摆脱不开,老楚疯狂地摩擦著她光滑的脸颊,咬著她的纤瘦的肩膀。

  老楚望着我,脱下了他的内裤,那个肉棒安然的勃起着。使他更有征服的欲望。

  老楚用手捏着小雯的臀肉,猛地把小雯的身子抬起来,早已经受不了粗大肉棒插入了小雯的阴道里,双手紧捏著小雯柔软的乳房。

  “不──“小雯刘卉拚尽全力般嘶叫,泪水从微肿的双眼中涌出,把脸全都打湿了。她拼命挣扎,但仍然无法动弹。

  老楚双手托着小雯的屁股,一下一下用力地摆动著身体,“啊,我就喜欢你的阴道,这么紧,这么嫩……”

  “啊……不能……这样……”

  小雯的长发披散着,痛苦地扭曲著身体,小声地哭泣。

  “真嫩啊,真棒,小雯,你看你的老公在看着你呢……”

  老楚情不自禁地吟叫著。

  小雯咬著牙不发出呻吟,承受著每一下撞击,极不配合地扭动著。

  忽然,小雯把头发咬在了嘴里,浑身开始颤抖,高潮来临了。

  那种低低的呻吟,还有虽然很微小,但是却又有一种撕心裂肺的力量;也许语言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那呻吟中的激动人心人心的力量。

  “学诚,我已经把她干的高潮了,你过来好好欣赏吧!注意不能操!”

    第三节

  我进到卧室,小雯倒在床上,她剧烈地喘著气,娇嫩的乳房起伏著,乳头颤抖著在灯光下闪著光。

  小雯是非常美丽的女人,而且气质非凡,又是相当成熟的性感,直挺的乳房,细细的腰身,乌黑的头发在她的皮肤衬托下,愈发显得迷人。

  楚副校长托起了她的下巴,丑陋的黑色阳物正耷拉在她的眼前,难闻的气味使她一下皱起了鼻子。

  “小雯,替我口交吧!”

  楚副校长用力的搬动小雯的头,小雯抬头挣扎着。

  忽然楚副校长拿过了小雯的乳罩,将小雯的手扭在身后,用黑色的乳罩绑了起来。

  这时小雯的双手被绑在一起而无法抵抗,只好乖乖的替楚副校长口交。小雯像是一具不能活动的肉体,等待着肆意的蹂躏。

  小雯用舌头舔著依旧涨大的龟头,而发出“嗯……啊……嗯……”

  的声音。

  楚副校长的手慢慢从乳房移动到她的隐秘地带,当触摸到阴部时她的身体为之一震。一丝丝淫水早已流出来啦,楚副校长不停地抚摸着,继续向内深入,当摸到阴蒂时她长长的啊了一声。

  “不……不要……不要这样……”

  她呻吟道。

  老楚不停地刺激阴蒂,她的淫水源源不断地流出来,弄得老楚满手都是。

  随后她帮我脱去裤子,我的老二跃然而出,已经坚硬如铁,但是心碎如石!

  我曾经在老楚的安排下,玩弄了3个艺术系德尔女生,其中还有一个处女,没有办法,淫人妻者,妻终人淫。

  “啊……不要……再蹂躏人家了啊……人家……受不了了……啊啊……”

  楚副校长更将将阴茎更深入地插入小雯的口中。没想到被这样凌虐,小雯反而反而更有快感。

  我喝过虎鞭酒之后,阴茎几乎感到爆裂,我这才明白老楚的险恶用心,他故意让我喝虎鞭酒,却不让我操小雯,对我们夫妻是一种怎么样的折磨啊!慢慢的将阴茎顶入小雯的阴道里。

  楚副校长揉捏着小雯嫣红的乳头,用双手激烈地揉搓着秀挺的丰满乳房,每次一用力,小雯的嘴就用力的闭紧一次,我从背后看去,阴道就收缩一次,像一张嘴不停地闭合着。

  小雯爬着,楚副校长从前面插她的嘴,干的还很有节奏,小雯嘴里含着个JJ,呜呜的叫声充斥着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我的阴茎依然如铁,连我都奇怪怎么自己这么有耐力,而老楚的阴茎更是狰狞的可怕,龟头更是胀大的厉害。

  老楚让小雯躺在床上,把脸对着我的阴茎。

  “啊——“她忍不住大声惨叫,头向后仰,长发乱舞。老楚的阴茎用力一顶。

  “知道吃了虎鞭的厉害了吧?”

  老楚的阴茎往外一拉,阴道的肉明显翻起,小雯的脸色一白,更是忍受不了。

  “求——求求你,啊——饶——饶了我吧。啊——我、我已经——啊——已经受——受不了——啊——求,求求了——啊——不,不要再——啊——不要再操了,饶了我吧!”

  她流着泪苦苦哀求着。

  老楚看着我得意的笑了,说:“喝了虎鞭酒,鸡巴长倒钩。感觉怎么样,挺舒服吧!要不要再来几下?”

  渐渐地,小雯的惨叫变为了呻吟,再变为低吟,披散着凌乱长发的头无力地垂在胸前。

  “我要死了!”

  一声尖叫昏过去了。

    第四节

  “楚副校长,别干了,别出事了“我有点心疼。

  楚副校长又想新花招了。老楚走出屋子,把那个虎鞭拿了进来,虎鞭上还滴着酒。

  “把她翻过来,”

  小雯又被翻过来固定住,又将她的双腿分开到最大极限,“你要做什么?”

火爆游戏火爆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