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音乐教师的妻子(10)'

  小雯说:对于学艺术的人,没有燃烧的生活,就像是死水一潭。

  我们平静的办理了离婚手续,房子我留给了小雯,车和大部分存款归了我,小雯说,如果我觉得吃亏,她可以找老楚借一些,给我,我拒绝了。

  小雯说,把那些录像销毁了吧,你留着没用。我说:可以大部分销毁,还是留一些,让我偶尔想起你的时候,那些美好的、淫荡的记忆,留些纪念,也让我纪念一下自己的青春岁月,小雯有点凄然说:你不老。小雯说。

  离婚的过程风轻云淡,但是没有了小雯的日子,还是让我感到痛心,都说女人是男人的一根肋骨,她是我的哪一根?我决定再次出游,到青藏高原。

  在这次旅游中,远远的,我看到了一片晴天,晴天之下就是唐古拉!那里有格拉丹冬雪山,长江源沱沱河的水源地,用她终年的积雪为6000多公里的长江送入第一滴水,旁边的唐古拉雪山与她相依相伴,山峰连绵,蔚为壮观!

  当列车在唐古拉山脉行进时,我感到了头晕和食欲不振,但是壮美的风景让高原反应减轻了许多。

  在这里,我想起了很多的藏族故事,而其中一些往事,却总是有小雯的影子,我真想找到一位大师,看看我前尘后世的轮回,曾惹下几多情缘。

  在高原,在远望圣洁的雪山下,我真的希望这就是永久,我可以在这里修行,圣山,圣水、圣洁的土地啊……

  我想起了王洛宾、想起了在那遥远的地方,想起了小雯,曾经不止一次小雯说我们一起到藏区采风,可是景色优美,却已经没有了小雯。爱你、恨你,此恨几时休。在山南我看见达赖仓央的诗,了解到了达赖仓央的故事,一遍遍在有着高原红的导游的引导下,了解着千年传唱的故事。

  压根儿没见最好的,也省得情思萦绕。

  原来不熟也好,就不会这般颠倒。

  这是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写的情诗。这位情歌大师写了数百首情诗,你很难想象在西藏雪域高原那种粗犷冷酷的环境中能蕴育出这种婉约细腻的诗歌来。

  红尘碌碌,我还是要回到那个充满欲望的红尘中去……

  回到公司,还是碌碌红尘,漂亮的前台接待小姐,风韵的人资部经理,还有那个风骚的徐姐已经跟老公移民到了国外,她的风骚真是让人难忘。景物依旧,而心绪不同。男同事们更是请我喝酒,庆贺我的自由。女同事里面,也有点暧昧的媚眼。不是我帅,而是我们是一群寂寞的人,在这个城市,在这场人生。

  那天喝酒中,同事老郭介绍说,在师范大学边上,新开了一家快捷酒店,价格很低,最主要的是老板认识很多的大学兼职妹。价格低、随叫随到,不想尝尝么?

  醉意朦胧中,我们出发。

  在这里,老板叫来了几个大学生,有的画着淡妆,有的染着黄色的头发,有的梳着马尾辫,我看中了一个梳着马尾辫,身材瘦瘦的,同事老郭笑我,是不是喜欢小萝莉啊,怎么不找一个性感的啊,我也笑了,说:色即是空,你太着相。

  老郭调侃道:“本来以为你到西藏,学会了藏密男女双修,哪知道修得不识美色了。”

  其实我是想聊天,性交太累,我不是动物,我累了,我同她聊起了天,回忆起大学时代,我们是如何的纯洁,我给她讲那个时候曾经跟女生在一个屋子内做论文,整夜只有我们两个,我们却连手都不拉的情况,她说,那可真是个纯真年代。

  我告诉她那个时候过英语4级感到很难,现在却都感到很容易,我告诉她我选修的是二外是法语,我说那个时候我看过一部电影走进非洲,一直希望自己能够在非洲旅游。她说她选的是日语,为的是能进日本人的公司,不过自嘲的说起,会日语也能接待日本的游客。

  我告诉她法语可是非洲的通用语言,由40多个国家在使用,她说我学法语做什么,上次那个同学接待了一个黑人,两个星期都不能再次接待客人。

  她想脱我的衣服,我说我累了,只想聊聊。

  我不是柳下惠,只是有点累了,她有点过意不去,还是替我口。跪在我背后给我按摩脖子和肩膀,走的时候,她告诉我说可以包月,每月2000元,随叫随到。

  我说好,要是我天天叫你呢,那你不亏了。

  她笑了,我亏了钱,你亏了肾。

  我觉得她非常像我的初恋情人,那个时候还是喜欢感觉,而不是性觉的年代,我怀念那个年代。我的初恋情人叫小君,我也叫她小君。

  第二天,我就给她打电话,她来了。

  进门后,这次我才注意到,她穿着休闲的牛仔裤,棉制的风衣,大大的罩在她的身上,脱下风衣,我发现她虽然瘦,但是胸部发育还是很好的,我说:“上次没发现你的胸器啊“她一愣,看我再看她的胸部,才恍然,笑了:“你以为是排骨啊“聊了会天,她说:“我替你按摩按摩吧,要不要我来给你试试?”

  小君骑到我的背后,给我轻轻敲起背来。

  “对了,你喜欢我叫你什么呢?”

  小君问。

  “叫你老公?”

  我想起了小雯,我不喜欢。

  “叫你先生?”

  我还是想起了小雯,她像一个影子挥之不去。

  “叫你老师吧“我的心一动,甚至底下的小弟弟也一动,我想起了日本色情电影中常见的女学生与老师的镜头。

  “行。可是我这个老师可是没有什么能教你啊,“敲了没有几分钟,我感到浑身很舒服,甚至有点困了。小雯慢慢的按摩着,我想这要是多年以前,我就是有72个阴茎,恐怕也是如黄山的山峰一样,峰峰挺立。

  过了几分钟还是几个小时,我也不清楚,醒来浑身感到充满了力量。

  我笑问她,她说才睡了30分钟而已。

  她说再接着替我按摩,我说你是不是会催眠啊,每个客人是不是都让你给催眠了。

  她有点黯然,随即又笑了,说:“老师,我对你可是很用心的“我想也许,客人这个词就跟我心里的小雯一样,是个伤痕的裂隙。

  我说,“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说客人,让你难堪“她说:“没事,其实你知道么,有的人就以此为乐,总是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个,我跟别的客人是怎么做的,我跟男朋友是怎么做的““似乎有些客人不是喜欢在肉体上蹂躏女孩,而是喜欢在精神上侮辱我们“每次遇见这样的客人,我就告诉他我喜欢做爱,我有欲望,往往这些客人却被说的没有了精神。其实他们害怕健康的身体。

  我们聊着天,忽然,她的手在我的裆部一按,我的阴茎立即感到一阵热度。

  我说,“你按哪里了?”

  她说:“起阳穴,我继续给你按摩,还有别的穴道,老师,你的Cock就会按首挺胸了“她继续按摩着,我的阴茎越来越热,她解释着这是足三里、这是气海、这是关元、这是三阴交,每个穴位都让我的阴茎越来越火,上次吃完虎鞭就一直感到不如从前,而这次我的阴茎甚至有点像吃了虎鞭那次一样。

  我的小弟弟就开始膨胀起来,在我身下压着难受。

  我对她说:“小心啊,小心待会你受不了“她说:“那就不按了,“转身开始脱衣服。

  她脱下了上衣,就在我的身边,超近距离的欣赏,一对娇嫩的乳房,赤裸裸地展现在我的面前,鲜艳的乳头,娇艳的象两粒新鲜的葡萄,令我禁不住要含吸她。

  接下来她开始脱下牛仔裤,一双浑圆的大腿立即出现在我的眼前。她躺下来,把两条腿举起来,说:“老师,辛苦你,Takeallmyclothesoff,please“等着我脱去她的黑色的蕾丝内裤。

  我把她的两条大腿轻轻地分开了!她的腰洗的真是盈盈一握。

  很快就发现在大腿根部的内裤上已经有了湿的阴影,我说:“你湿了“脱下了黑色内裤,内裤上还连着丝丝淫液,小君的阴唇非常的丰满,肥腴的阴户上那些阴毛细细柔柔的,遮盖着一个桃源洞口。

  “我也替你按摩按摩吧“我的手指抚摸在她丰满的肉壁上。

  “没想到,你这么瘦,逼却这么肥“我调侃着。

  “老师,你可是说粗话了,你怎么能这样对到女学生呢“小雯说:“我抗议。

  “你不用抗议,我还要做粗事呢“我的阴茎已经迫不及待,我压上去,要把阴茎插入小雯的阴道。

  “不要啊,老师,你这是强暴女学生啊“小雯挣扎着,连来回在枕上扭动。

  不提示我还好,见到这个场景,我立即把嘴盖了上去,她来回的扭动,群殴的嘴吻不住她的唇。

  我立即用双手固定住她的头,将嘴强行盖了上去。

  她“呜呜“着,扭动着,双手推着我。

  我咬住了她的唇,她仍然不肯张开嘴。

  我扶正自己的阴茎,猛地一下插入了她的阴道。

  “呜呜呜呜“她似乎在躲闪着,腿在往旁边扭,腰也在扭动着。

  我抬起了头,被她的这个游戏逗引的疯狂无比。

  “现在小君同学,你的底下插着我的阴茎,上面被我吻着双唇,感觉怎么样啊?”

  “老师,你这样蹂躏你的学生,我可是要反抗的啊“她的腰再次扭动起来。

  “好啊,“我开始梦里的撞击起来,一点技巧也不讲的,只是如年轻的时候,毫无技巧的撞击着她的身体。火热的阴茎被紧紧的包裹着……

 

 

第10章 尘归尘、土归土

    第一节

  本来我以为我已经可以将她、他们忘记,祝愿小雯可以幸福的生活,也可以不断享受到性福。我试图不再打听他们的消息,我想公司要求外派工作,我远远的生活在一个有一个城市。

  我的生活依旧混乱,一个又一个的情人在我身边出现,但是总是情难长久,性对我来说就是一种寂寞、我甚至与一位53岁的网友做爱,另见发文。

  朋友们纷纷劝我另外开始感情,我也试图开始约会,年轻的女孩,我感到青涩,虽然她们的身体还是比较美好,可是我已经不愿意垦荒。

  如果喜欢年轻女孩的身体,在宾馆、在洗浴有各种各样的年轻的身体,有出身农村、又在职学生,我喜欢能真正读懂我的女人。

  年轻的女孩、成熟的女人总是没有合适的,不是现实条件、就是上床的感觉,甚至不知道为什么……

  每当黄昏,就常常想起,自己毕竟不是20岁那个年代,那个什么都觉得美好,那个对性充满了好奇,那个一天要手淫好几次,那个手淫完了就去跟女朋友读席慕容、张晓风……

火爆游戏火爆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