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音乐教师的妻子'

             做音乐教师的妻子

 

     作者:烈烈风中

 

第01章

  我跟妻子小雯的初相识是公司林姐介绍的。

  第一次见小雯是在8月,一个茶馆里,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跟着一个女孩,有点矜持,用现在的话就是有点艺术的范儿!印象中最深的就是小雯有着丰满的胸部和性感点的唇部。那个时候正比较郁闷,现代的词叫闷骚,心里向往着纯洁的爱情,下半身却常常冲动得想让我想插入每一个被介绍认识的女孩。

  我的家乡是个乡村,那里山清水秀,人们非常重视文化,但是因为条件限制,很少有人考上大学。我是在村里上的小学,然后到乡里住校上的初中,然后在县里上的高中,最后我考上了大学,而且是名牌大学,当时在小小的山村引起了轰动。

  毕业后分到了省城的一家企业,在那个时候,村里人从来不说我是在哪家企业工作,而总是说我在省城工作,似乎省城的事情我都是能够办的,实际上我来到省城只是如一滴水融入了另一个世界,心里长存:“布衣也敢傲王侯“的轻狂,但是现实也常让我感到“百无一用是书生“,一个更容易让我感到迷茫的世界。

  我知道我来到这个城市,一定要寻找一个有点家庭背景的女孩。

  林姐开始介绍说是大学老师,身高1。64米,原本学的是舞蹈专业,后来经名师指点改学的声乐专业,有一副好的歌喉,而且也喜欢打扮自己,一个学艺术,声乐专业的女孩,因为担心志趣上合不来,也担心思想上容易比较开放,我有点犹豫,后来大林说她出身在知识分子家庭,家教比较严格,我才见了她。

  我呢,因为有着180的身材,那个时候大学生还是天之骄子。我们开始约会,花前月下,并且很快的就谈婚论嫁,因此在做爱在行动上却比较保守;但是学了艺术之后,经常跟艺术学的人在一起,在做爱心理上却比较开放!

  小时候我生活在偏僻的农村,经过艰苦努力考取大学,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在公司是业务骨干。我因为小时候常常被歧视,那段经历深深楔进我的记忆里,形成了我不断追求的上进心。也正是这一点,让小雯喜欢上了我,并嫁给我。

  经常跟学生在一起,所以打扮的更是有点年轻化,我经常开玩笑,你穿的是少女装!应该在年轻一些,传个开裆裤,可以冒充幼女,她总是笑问:你愿意么?

  我说无所谓了!

 

 

第01章 骚友引线

  我们有着不同的生活圈子,我的高中、大学同学大部分都是通过努力而进入这座北方的大城市的人,有着坚强的性格,我们常常自嘲,我们是有文化的农民工,其实在性格里,我们和农民工确实是有着天性的相似。即使我们买了房子,我们生活永远存在着危机感。我们渴望着权力、渴望金钱、我们享受着权利,享受金钱。

  小雯的朋友总是有点沙龙的感觉,一群艺术家们,最活跃的是那么几个。

  一个是跳舞蹈的,最漂亮,每天亭亭玉立的,开着一辆奔驰的ML63,听说她的老公是个娱乐城的老板,在江湖上也是一个传说的人物,我每次看见她的车就想起来ML63,makelove,我跟小雯说这是一辆适于车震的型号;还有一个是学器乐的,总喜欢穿真丝的旗袍,古典淑女的很,弹起琴来,非常动听,人长得也非常动人;还有一个长的像个大妈,却是教声乐的,年轻时是个美人,现在么,连韩红都应该自愧不如,学的是戏曲,后来机缘就改行到大学教声乐。

  在这里还有一个孔雀一样的人物,总喜欢在这群人里混,表示自己也是很有艺术品位,每次逛街,当然是经常逛街,都让我妻子陪着她,她相信她的艺术眼光。

  这个朋友除了卖弄自己的艺术眼光之外,就是卖弄风骚,她以为骚是一种魅力,不过骚也有作用,她已经有目的的勾引到了自己的顶头上司,一个副校长,这个副校长在前任副校长退休之后,接班同时,顺便在她主动展示魅力的情况下,接收了这个情人。

  这个女人人已徐娘半老,可是心却风骚的如三月的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风骚的女人总是喜欢在男人面前卖弄风骚,却又总是不能真正的保守秘密,骚在心里,喜在面上,总喜欢和女友透漏,真是满心骚意瞒不住,总有骚情透出来。

  从贪官的情妇来看,凡是时间长的,总不是漂亮的,却总是比较一般,甚至比较老的女人,从人大副委员长的那个,还有很多,可以想想……

  这个女人,我见过多次,有时候开玩笑说,做宋江的老婆正是天生一对,怎么的呢?五短身材,黑矮胖子。

  当然这是我贬义的说法,好听的呢?充满欲望的身材,透出春意的眼睛,还有那扭动的屁股。

  女人的春意是眼睛透出来的,通往女人的心路是阴道!看穿女人的心路是眼神!

  她因为有着副校长这层关系,也经常的包打天下,当个中间人,既可以替领导捞钱,也可以显示自己的本事,所以么,贪官的情人都是不漂亮的,却会理财。

  我的妻子虽然年轻,但是从学校毕业,已经5年,中间又进修硕士学历,现在已经是讲师了,准备评副教授了。

  学校规定,评副教授必须在年度考核中,评为优秀,还有核心刊物的论文,还有什么什么的……

  每年她们系的优秀都是为了评职称而准备,评优评奖都是准备评职称的人要,这已经是约定俗成的事情。

  我的妻子需要1- 2个优秀的评定,到了年底,却似乎有点麻烦。系主任不同意,划出了几个条件,我的妻子不在其中,小雯很生气,我替她进行分析,发现系主任的妻子也面临评定职称,这些条件就是按照她妻子的条件进行设定。

  我妻子很生气,就去找这个半老的孔雀,对了,孔雀姓沈,她说安排请副校长吃饭,把这个优秀跟副校长说。如果当时知道会发生以后的事情,我们肯定不会再挣那个什么优秀的,当然,在当时看见小雯生气的样子,我也很着急。

  沈老师帮着预定的地方,她穿着一套黑色套裙,楚副校长开着一辆丰田霸道,身材很高大,一种很魁梧的感觉。

  一入座,楚副校长就说:“吕老师很漂亮,老弟是个有福气的人啊!”

  沈老师马上抱怨:“楚校长,净是夸别人,难道我不漂亮么?”

  开宴后,小雯初起说不喝酒还是比较矜持,沈老师却不断的调动气氛,甚至时不时的发着嗲,在酒桌上还是有点风情的。

  楚副校长也很豪爽在酒桌上就给系主任打电话,告诉他增加一个优秀名额给小雯。他原本是体育系出身,仍然保持着喜欢运动的爱好。我们聊了一些体育比赛。

  事情顺利办成了,回到家妻子有点兴奋,问我对楚副校长的印象,我说:“他的形象有点像个老大。”

  妻子说:“听沈老师说,他在外面开着私立学校,另外学校的食堂还有旁边的快捷宾馆都是他实际承包的“。说起沈老师,我说长的还是有点风情,小雯问我,你以前不是常笑她:半老徐娘,其貌不扬。现在怎么夸她了,小雯的样子很不平衡,说她那个丑样,还能这么趾高气扬,不就是靠着领导么,我不是那种人,要是那种人,我可比她漂亮有魅力多了。

  张爱玲说:“所有的女人都是同行。”

  女人天生是天敌,容易互相嫉妒,小雯也不例外。

  我说:“谁看得上你啊,别跟着她变成“孔雀”了。

  “我妻子不服气的说:“刚才楚副校长喝多了,还说有机会把你们俩都“办”了。”

  “不会吧,我怎么没听见啊?”

  “你上洗手间,沈老师跟楚副校长说,一定的把事情办了,楚副校长开玩笑说,是办事还是办人?沈老师说,当然是办事。

  楚副校长说:“有机会把你们俩都“办”了。”

  我听了心里既感到一丝骄傲,为小雯的魅力,也感到一丝醋意,同时也感到一种隐忧!

  我笑着说:“别让人家办了,还是我现在办了你吧“我突然从后面抱住她,双手隔着真丝的外衣,搂在她的乳房上,让她动弹不得。

  “干嘛啊,你把我的衣服弄皱了“她柔声地说。

  “好啊,不弄皱“,我用手解着她的衣扣,把手伸进了衬衣里面隔着内衣揉弄着她的丰满的乳房。

  “别闹,我去洗洗澡,“她扭动着。

  “不行我现在就想要“我用手指夹着她的乳头,抱得更紧,然后我开始吻她脖子。

  “不要这样……不要……”

  她很努力得反抗,但我还是没有停止,更加疯狂地吻她、抚弄她的乳头。

  同时用我的裆部一下一下的撞击她的臀部,就好像阴茎在里面插着一样,慢慢地,她不再反抗了。

  她扭过头来,我们疯狂的接吻。她抬起头来,示意我吻她的脖子,我努力的吻在她的脖颈上,美丽的修长的脖颈,在我的吻下,她呼吸急促,发出呻吟。

  我脱下她上身的衣服,只剩下胸罩了,我把她的胸罩推到了上方,两只丰满而白皙的乳房再次弹动在我的面前,而她此时完全无法自控,在毫无抵抗之下,把她抱到床上。

  我把火热的阴茎对准了她的阴道,她说:“别,等会再插,我还没准备好。

  “我猛烈地地把肉棒插进她的阴道,她体内已经很湿了。

  她嗔怪道:“你总是很急,人家还没准备好呢。”

  “我也没说插啊,我就是进去养养鸡巴“我戏谑着。

  “要不我拔出来,搁在你的嘴里养着”我开始用手慢慢的刺激她全身的敏感点,她的乳房非常的敏感,一经抚弄,已经涨得非常厉害。我用手用嘴轮番的进攻,底下的阴蒂,更是隔着阴唇稍微用力的抚弄着,……

  随着我的抚弄,她的呻吟越来越厉害,大腿也越加越紧。甚至开始来回的搓动,挤弄着我的阴茎,我知道她已经很有欲望。

  我开始在她体内运动,她完全没了紧张感,很享受这一切。

  她在我激烈攻击下,我一会是上面吻着她的嘴,阴茎深深的插入,用力的用裆部压住她的阴蒂一下一下的揉动;一会是嘴里含着乳房,阴茎猛插;……

  在我的玩弄下,她的乳房越来越涨,乳头周围已经出现了明显的血管的青色,我知道她已经极度兴奋,她情不自禁的夹紧双腿,我用双手托起她的臀部,用阴茎猛插,最后,她泄了,身体像一下子瘫痪了一样……

火爆游戏火爆游戏